愿效江水去不还

凡人小记·蒲顺丰

*全文使用四川话阅读效果更佳。我尽量把一些词的意思标出来了,如果还有什么地方理解上有困难请告知我。

*我终于是在两年后填了这个坑,我发自内心祝愿这位仁兄现在过得好。


蒲顺丰


  我与蒲顺丰相识已是快五年之前的事了,他是专门负责我们家那个片区的顺丰快递员。自他两年前辞职转行,我就再也没有和他相见过;其实就在那个时候我就已经想用一篇文章来写他,可怎奈之后我的生活也出现了想不到的变故,因此一拖再拖。但这个念头始终盘绕在我的脑海中不散,甚至可以说,我之所以要写凡人小记,就是因为蒲顺丰。


  事实上我在一开始的时候是不会用顺丰快递的。我当时也没什么钱,一直觉得...

凡人小记·长女

*海外华人其实我还能写,不过实在很想写的也就这一位。如果日后有机会再写写其他人好了。下一篇开始讲中国人的故事。


长女


  如果到南洋去待上一段时间,或者和南洋华人们多接触接触,难免生出对于自我的一个身份质疑:“可能我是个假的中国人。”这些四五代之前下南洋的华人们在异国他乡稳住脚跟,接着把血脉在脚下的土地上延续下去。相对于常年生活在中国本土的我们而言他们通常更加恪守传统,毕竟我从不知道这么多节令的习俗惯例,我时常觉得他们可能才是正统。一位曾在大陆任教多年的华人教授曾对我感叹:“北京的春节实在没有年味,我真想让他们过年到我那里做客去,我那里才是正宗的中国年啦。”

  不过...

随口说两句。

估计因为我自己就是个俗人,没读过什么书,既不文艺也不深刻,所以我也不愿意去写什么精英阶层的故事。那些和我隔着玻璃天花板,我要是真的去写,总有地方免不了胡扯,成为“皇帝的金锄头”;东宫娘娘摊大饼,西宫娘娘卷大葱。

不过这倒也不是说我就完全缺少和名流雅士打交道的经验。然而,就好比我其实可以写阴沉傲慢开电影公司的英国富二代,但对我而言我情愿去写中缅边境想方设法要嫁到河水对岸云南小城的缅甸女孩。这是个人偏好的问题。

凡人小记里的故事都基于真实,不过在我的描述之下变动了多少,谁又说得清呢。

我归根结底只是想记录一下遇上过的一些人是怎样生活的。如果诸位看完我的记述,觉得他们可敬或者可...

凡人小记·Whose lives matter

*大概是最后一篇写“纯种外国人”的文章。下一篇是海外华人,再下一篇开始就是讲中国人的故事了。

(当然也不排除我什么时候又遇上了有意思的老外们再来写一写←虽然我现在自己就是个老外)


Whose lives matter


  那是个晴朗的周六晚上,就像往常一样我们到纳迪姆的家里去。如果不忙的话每周都会有家庭聚餐,而纳迪姆家就成了最合适的聚会地。他租住的公寓在高层,向窗外远眺能看见绵延的群山以及近处的人工湖;夕阳照在室外停车场的金属顶棚上反射出刺眼的光。

  在开始讲述前我有必要介绍一下故事的主角们。纳迪姆,一个胖胖的印度裔毛里求斯人,会六种语言,曾在浙江大学做留学生。阿...

凡人小记·家在东北

*好的我明白了即使是写所谓的发达国家的故事我也总是看着那些荒僻的地方。以及这位先生在我之前《在路上》一文里也有提到过。


家在东北


  事实上日本和中国面临着同样一个问题,那就是东北地区人口外流严重,导致产业缩水城市退化。离开的人越来越多,城市越来越颓败,年轻人见此更加不愿意留在故乡的土地上。这是一个恶性循环,不过人总是要追求更好的生活,如果只是离开故土就能达成愿望,对个人而言那也是极小的代价了。


  在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之后,福岛县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成了世人眼中的另一个切尔诺贝利,时至今日那里也依旧没有从核泄漏的危机中走出来(我认为在今后很长的一段...

凡人小记·循环

*日本篇会有两个故事,因为实在有两个想写的人因此加更一篇。

*我真是不明白了我这篇的敏感词在哪里。

燧石

*无差。

*可能存在令人不适的内容。

*时隔七个月默默回来更一篇,这tag真是越来越冷了,迫真见不着人的西伯利亚大荒原。


燧石


  这是南部意大利的黄昏,在一处小镇。这是六道骸无比熟稔的小镇,在他五岁之前的无数个日夜他在这里度过了,他的记忆很好,因此能够清楚回忆起大多数人不甚明晰的幼年时代。他的眼睛发痛,这大概是由于心理因素引起的,他不确定自己到底有没有创伤后应激障碍,不过有或者没有其实并没有什么关系。他从一个战场走向另一个战场,他从一片大陆走向另一片大陆。在这个黄昏他回到起点,他的面前是艾斯托拉涅欧的废墟。

  南部意大利的地貌特征让他想起美国西部,想起了十九世...

凡人小记·70公里

*我写这个系列的外国篇的初衷就是尽量写一些并不是太常被提起的国家的人,毕竟在我看来,“到底人都是人”,世界上的人都会有属于自己的故事。我们出身不同环境不同,可是我们的情感是类似的。当然我的阅历也十分有限,只希望能做到“尽可能地记录”,并把这些故事分享给诸位。


凡人小记


  70公里


  飞机还有四个半小时起飞,我约了一辆车,从住宿的地方出门来。

  约车软件的信息页面上显示着司机的照片,我看着那张照片,那是一个表情凶狠的中年男人,眉毛粗黑,拧成一团。我内心没底,心想该如何捱过这漫长的车程。机场在另一个州,七十公里开外。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司机本人的气质和照...

凡人小记·玫瑰

*今年最后一个写作计划!记录一下我生活中遇上过的人。本来想的是就分中国篇外国篇两篇发了得了,不过现在觉得还是每篇分开发比较好。这个系列会有十篇,希望各位阅读愉快。


凡人小记


  玫瑰


  我是在一次典礼上知道那个女孩的:中等个子,裹着头巾,坐在我斜对角的圆桌。我情不自禁看着她的脸,那是一张瓷娃娃一般光洁的脸。

  或许是我看得太久了,一旁的友人拍我肩膀打断我有失礼貌的注视。他压低声音对我说,你知道吗,她的家乡是叙利亚。

  我一愣,在这之前叙利亚对我而言仅仅是个频繁出现在新闻中的地方。我的脑海里只能浮现出持续多年的战争,在其之上的大国角力又或者别的一些什么带着...

个人简介

鄙人即墨清潇,各种意义上的可笑直男,目前辗转到了某中等国家讨生活。

曾想做个地理学家,怎奈事与愿违。安达曼海是我的情人,西伯利亚和育空高原我可远观而不可亵玩,安第斯山脉是我渴求抵达之地。对第三次生物大灭绝有古怪的执念。

历史爱好者,尤钟情于第一次工业革命之后的世界史。狂热于二战史和冷战史(冷战>二战)。以及由于客观原因对从明治维新到泡沫经济的日本史略有了解。

基于以上两点,鄙人同时也对地缘政治颇感兴趣。日常以关注现代战争和武器为趣味,偏爱战机与导弹。

没读过什么书,比之于诸位大佬纯粹就是一只草履虫。仅论文学方面,简单说明几句我喜欢的外国作家。爱伦坡是我中学的初恋,影响了我的审美。大学至...

1 2 3 4 5
© 即墨清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