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墨清潇

愿效江水去不还

©即墨清潇
Powered by LOFTER

看完Enter the Florpus画个桌面玩!

远乡漫谈·寒山流浪者

*奥地利和瑞士。写了一些在阿尔卑斯山脉间自我迷失的往事。之所以提到一句巴伐利亚是因为那次旅程正是从巴伐利亚开始,顺便也都是德语区。

*一路上最作死的事情大概就是我四点半起床到原野里去随便摘不认识的树叶放进嘴里大嚼特嚼。(我住在公路边,离开旅店前面是田后面是森林)

*相同的旅程我在卡马同人《巴黎旧事》里面也写过,倒不如说同人里面地点写得还全面一点。我写作极其依赖自我经验,同人里写过的地方基本都是我去过的地方。(当然叙利亚那种一看就没去过的地方除外,我那时缠着当地人问了很久)


寒山流浪者


  在巴伐利亚高平原上清冷的骤雨中,晨幕是带着水汽的透明灰色。透过高大巴士的玻璃窗...

远乡漫谈·佩特罗斯的钟声

*卢森堡篇,这么些年过去了终于是把低地三国全部写了一遍。之前写过讲述荷兰的《今夜在尼德兰》与讲述比利时的《天鹅旅馆》,不过现在看来已经是十分幼稚古怪的黑历史了。

*想来我看低地三国(大尼德兰)国别史的时间还蛮早的,是我前五本看完的国别史之一。所以到了实地,兜兜转转,感受也是很深。以及虽然本篇没有讲比利时,但我还是要说一句我爱《丁丁历险记》,《太阳的囚徒》那个故事直接导致了我这么些年对于印加文明的执著。


佩特罗斯的钟声


  天空中看不到太阳,因为已经是晚上了。天空中依旧有光,因为这是在北半球的北边。

  我素知自身绝无辨识道路的本事,但也万万没有料到,我在此时此刻迷失...

【卡拉马佐夫兄弟】不要进入我的坟墓

*本文是阿廖沙&斯乜尔加科夫。不存在CP,不存在肢体接触,敬请放心阅读。角色理解因人而异,若有不同观点欢迎讨论。

*一切的发源是韩国人的魔改音乐剧和英国人的奇妙广播剧,让我心念大起,就想写它一写。

*动笔之前向卡塔太太探讨了一些问题,十分感谢。


不要进入我的坟墓


一、在正午的地窖


“有一座忧凄难测的地窖,

命运已把我丢弃在那里;

粉红快活的阳光进不去,

我独自陪伴阴郁的夜神,


我像个画家,上帝嘲弄人,

唉!判处我把黑夜来描绘;

用令人悲伤的东西调味,

我把我的心煮来当食品。”...


远乡漫谈·先驱者迈向大洋

*英国篇。是的我不仅对冷战史狂热还对工业革命史狂热。篇幅不长,恐有疏漏,望诸君不吝赐教。

*在曼彻斯特逛博物馆的时候真的哭得挺真情实感的,我的泪点或许有些奇特。不过那段纪录片不知为何一下子就刺中我了,叫我一下子没法绷住,大概其他的参观者看我这个蹲在纺织机前痛哭流涕的人也觉得莫名其妙。不过说实话,我其实出门去了对面航空航天厅后又对着飞机引擎大流眼泪……我只是喜欢飞机,一定是这样。

*不过也可能是这两年半了一直在第三世界混,冷不丁叫我到英国去走了一遭,直接被厚重历史扑了一脸,实在是喘不过气(关键我还对英国史相对来说比较熟悉)。讲真啊,看一个国家的未来发展,从看博物馆/科学馆就能看出来。小孩子从...

太平洋的落日

斯塔夫罗金和彼得。

*姿势有参考

远乡漫谈·两个世界

*俄罗斯篇,本章涉及各种理论和历史事件,若有谬误欢迎指正,有不同意见欢迎探讨。

有几段和上一章《Mare Nostrum Balticum》无缝对接了,大概欧洲篇彼此都多多少少会相互关联。

*“希腊-波斯”数段参考了安东尼·帕戈登的著作《两个世界的战争》提出的理论,该书立场鲜明,一些观念或许同中国大陆所受教育有所出入,但仍旧是值得一看的书。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私信我。

*希望收到诸君的评论和感受。


两个世界


“……真正伟大的民族永远不屑于在人类当中扮演一个次要角色,甚至也不屑于扮演头等角色,而一定要扮演独一无二的首要角色。要是丧失这种信念,那就不成...

远乡漫谈·Mare Nostrum Balticum

*北欧篇2,波罗的海航行记。在简短篇幅里讲三个国家也讲不出什么细致的东西,就大致记叙了一下。

*之前在同人里面倒也写过一次波罗的海。走这里:《伊尔贝河的褐鳟》。这篇算是我在环境描写上比较满意的一篇。


Mare Nostrum Balticum


  古斯塔夫二世在十七世纪前半,把瑞典的领土扩张到了德国和拉脱维亚,使瑞典跻身成为欧洲列强;后半,瑞典从丹麦手中取得了马尔默地区,一时间波罗的海成为了瑞典的内湖。瑞典人称之为“Mare Nostrum Balticum”,意即“我们的波罗的海”。这是瑞典史上的顶峰时期,一直持续到十八世纪。当时芬兰和挪威都处于瑞典的实际控制之下,...

罪与罚,拉斯柯尔尼科夫和索妮娅,大抵是在罗佳自白杀人后的那一段。
终于把四大长篇都画过一遍了。
铁窗和举斧子的手参考了电视剧版。烛台是自己加的意象,大概代表着因为索妮娅而在铁窗外存有的希望之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