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效江水去不还

白色之海02

*无差。


白色之海


  二、白夜


  这座岛倒绝非是生命的禁区,但是这里的景象确也令人抑郁。巨兽残存的骨头会被冲到礁石滩上去,腐烂的味道固定在灰色的石头和海水之间,又被灰色的寒风吹走,包裹住仰躺在沙滩上的白兰的身躯。他确实想了几个解决方案,但他关节僵硬,大脑运作迟缓,早就不再想处理了。不过,这一天,他不想再看见那些尸体——准确地说是挂着一些残存肉块的骨架,以及从悬崖上跳下去的旅鼠、啼鸣的雪鸮。雪鸮聚集得越来越多,但白兰始终只是远远在天上看见过它们,他曾试图在岛上找到雪鸮的巢穴,又总是无功而返。雪鸮的大群来临伴随着持久的亮光,白夜到来了。

  这里迎来了夏天,虽然海水依旧不急不缓地流动,但夏天确实来临了。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太阳愈发长久地驻留在天上,在白夜里,时间显得更加无意义了。白兰通常会什么都不做,甚至停止了思考而在沙滩上打发时间。他有时能够昏睡很久,久到醒来时巨大骨架上的肉块被食腐动物瓜分殆尽;但更多的时候他醒着,脑子却不明晰,像是复活节岛上的巨大雕像一般动也不动。也许在那些动物眼里,他就如同海岸边的一段枯木——应该说还比不上枯木,至少枯木还能够成为小型动物的巢。

  他不再做梦,他的最后一个梦境里出现了六道骸的身影。这是否是某种预示,象征着拯救苦难的神明即将降临?白兰对这种事情只会报以嗤笑,这有违他自诩唯物主义者的身份。况且神明——在白兰的理解里,世人所谓的神明应当更近似于高维生物——可没有闲工夫去关注八兆分之一宇宙线上的一个点:你难道会去关心三万公里以外的一只二维蚂蚁吗?

  神明确实没有行动,然而六道骸确实在行动。尽管这个计划劳神费力并且不一定能够得到相应的回报,但他怀着一种异常高昂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来进行搜寻,就像是人类探寻宇宙中的暗物质一样。那些出发的专职人员去到了地球上的很多的地方,从干旱的维多利亚大沙漠到高寒的喜马拉雅,从中美洲的密林到东欧的地下掩体——为什么还有人在地下掩体里被监视着?那些家伙是打算培育加强版的阿富汗巨鼠吗?!六道骸已经持续很多天没有睡觉了,他眼窝深陷下去,嗓音也变得嘶哑起来。他的桌子上堆着一些咖啡罐,空的或者喝了一半;还有一些可卡因和注射器,他准备好了这些药物以备不时之需。他很清楚这会给自己的身体和精神带来极大的负担,但他必须要抓住机会。这一次云雀恭弥放任了他的计划,但下一次负责人员派遣的会是谁呢?他骨子里排斥同那边的人有过多的交集,只是所幸还有这么一位"BRO" 存在,他很感谢云雀恭弥,也很信任他,若是出生在战争年代他们大概会是配合默契的战友兄弟,在战壕里相对无言,看炮弹擦着头顶飞过。

  不过至于和白兰,那可不是这么容易就能够形容得出的关系了。他们一度很想要了对方的命,冷酷地看着对方在自己手上归于尘土;但是他们的灵魂又确实相互吸引着。"товарищи(达瓦里希)",  用这个词来进行定义或许不错,他们是同类,是宿敌,怀着类似的目标与追求以及运用相近的手段——他联想起大航海时代的托尔德西拉斯又或者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的雅尔塔,用历史事件来类比自身多少有些狂妄,不过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又喝光了一罐黑咖啡,那艘行驶进北极圈的船靠岸了。

 

  这一天白兰罕见地没有躺在沙滩上。他移动着开裂的双脚在岛上行走。他知道那几个补给点的位置,他们是四散开的并不集中在一处,也知道定期会有人来勘察状况。他几乎不和那些专职人员见面,也对和他们交流兴致缺缺,甚至会有意避开他们;在这一点上他怀揣着一种可能致命的自负——不过这一天他心血来潮,决心去补给点转转,因为他听见了船的声音。

  他先去了最近的补给点,东西更换完毕了,还新增了几个摄像头。他冷漠地估算了一下摄像头的监测范围,去向下一个地方,还是没有见到人影;再下一个,仍旧没有;又下一个,依然如故。他几乎就要转身回海滩去了,但他犹豫了半晌,还是去了最后一处。他久违地看见除自己之外的活着的人类了,事实上他也困惑过为什么这种补给工作不交付给机器人完成,难不成是他们的科技水平还没有达到这种程度吗?白兰有些想笑,可他提不起嘴角。他打量着进行补给的专职人员的身影:确认物资的人看上去瘦小年轻,正在安装摄像头的人体型庞大。哦,这样正好,白兰心想,“小男孩”和“胖子”,多么贴切的代号!

  “小男孩”看见了白兰,他推了推“胖子”,示意他警备。“小男孩”反应很快,他掏出枪迅速摆好了防御姿态瞄准白兰,并随时准备扣下扳机。白兰偏着脑袋,他在想要是现在自己转身就走是不是也得挨上一发恐惧的枪子?所以他干脆站定在那里盯着“小男孩”,“小男孩”被他蓄意充满威胁意味的目光吓得厉害,他开始发汗,扣住扳机的手指不住颤抖,枪响了。

  子弹打偏了,倒下的是“小男孩”。他被“胖子”拎麻袋一样拎起来,注射了一管药剂,再被塞进车里面。“胖子”顺手把那把枪别在腰上。

  白兰错愕地看着“胖子”。

  “胖子”抖动着一身米其林一般的肉向白兰走去,大地似乎都在颤抖。墨镜陷在他脸颊上隆起的肉里面,遮住了他一部分脸。他从怀里掏出另一把枪,炫耀似的在白兰面前挥舞了一下,白兰辨认出那是一把格洛克。格洛克抵上了他的额头,“胖子”居高临下,庞大的身躯探出手臂,在白兰面前形成了一辆人肉坦克。

  “嘭!你死了。下地狱去吧!”“胖子”说道。他的目光穿透镜片射出来。

  在下一个瞬间两人同时爆发了大笑。

  “好久不见。”“胖子”摘下了墨镜,从他细小的眼缝中能看到红色的眼珠。“我猜的不错,你果然还活着。”

  “我当然还活着,不过我原本渴望的是可爱的公主小姐驾驶着铺满鲜花与零食的船来迎接我,抚慰我的心伤。”他目光扫过“胖子”的身躯,“温柔的少女才会令人心情舒适,而不是这种人肉坦克。”

  “还有心思开这种符合你萝莉控身份的玩笑,看来你还没有彻底放弃自我。”“胖子”,不,应该说是六道骸,说道,“比我想象中好不少,虽然看上去你没有再一天吃六顿了,不过至少还是个完整的。”

  “唯独在萝莉控这一点上你没有资格指责我。”白兰瘪瘪嘴,又高兴地笑起来,“我们要亲吻一下吗?你知道吗,我刚才给这两个人起了代号,分别叫做‘小男孩’和‘胖子’——我们要来一次胜利之吻吗?”

  “胜利之吻还是留着去时代广场做吧。”六道骸反转枪口,递给白兰,“当然你要想亲亲这位‘胖子’先生,也请随意。”

  白兰接过那把格洛克,他熟练地拆卸了一遍,发现里面并没有子弹,而是一块三叉戟的碎片,“通信装置,”白兰确认道,把空枪装好还给了六道骸,“随便找个什么动物给它来一下,你就能够附上去?”

  “我最希望你给自己那么来一下。”六道骸冷笑了一声,“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救苦救难亲爱的六道骸英雄大人不打算带我走吗?”白兰眨眨眼。六道骸没有理他,白兰自觉说了个不好笑的笑话,“我承认我已经颓唐了过久的时间,不过我恢复的很快,因为我的特效药来了。”他指了指六道骸,“我当然不会像别的什么人一样等着被你拯救——当然了,我要是那种期待着神明降临救世的家伙,那你早就把我一枪崩了。我必须要感激你耗费了大量心血来找我。”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语气忽然变得严肃起来:“我推测你为了保持精力准备了一些可卡因,是不是还打算给自己注射?停止那个行为,如果你不想药物成瘾的话。”

  六道骸愣住了。

  “看来我猜对了。”白兰耸耸肩,“不要小看软毒品,你真的以为戒毒就像是电影里描述的那么容易的吗?不要担心,我会给你找到一个合适的附身对象的。现在是白夜,我有充足的照明。我不希望出去之后看见你变成了一个瘾君子,别忘了我们还要去时代广场来一次胜利之吻。”他伸手捏了捏“胖子”脸上隆起的肉,“等着我。”

  “胖子”体内的六道骸看了一眼时间,拨开白兰还沾着沙子的手:“我必须要走了,如果在规定的时间内‘小男孩’和‘胖子’没有从岛上离开,会引起不必要的骚动。”他扭动着庞大的身躯挤进车,点燃发动机。他忽然从车窗里探出头,最后又补充了一句:“穿上鞋吧,你的脚冻伤得很厉害。医疗箱在前一个补给点。”

评论
热度(12)
© 即墨清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