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效江水去不还

白色之海04

*无差。

*上半部分故事告一段落,停更一天,我需要补魔。这一章写得很累。


白色之海


  四、十五世纪 博哈多尔角

 

  猜想得到了证实,在食用野猪肉数日之后,白兰的精神状态明显好了不少。此刻他头脑清晰,动作敏捷,不再一副恍惚的模样。他很确定补给点提供的食物含有镇定剂的成分,那些药物麻痹了他的中枢神经系统,降低了他的活动性与反应能力。他把那些食物带到海岸边处理掉,结果居然意外地吸引来了一些希求分一杯羹的小动物。白兰驱散了它们:“怎么?你们是也想变成傻子吗?”他最后生起火把那些食物烧掉了,灰烬被海水带走,小动物们不欢而散,不过白兰倒是很开心。

  他现在对时间终于有了概念。每隔十二小时,六道骸便会操纵着猪崽哼哼唧唧报个时。他没有办法使用死气之火,因此不能爆出他的翅膀,这限制了他的活动范围。首先他失去了玛雷指环,其次这里对于死气之火的监测尤其敏感。他在岛上进行网格式搜寻,统合着已知的信息:这里位于北极圈以内,每隔三周会有专职人员登岛进行补给与监测。五个补给点附近有着最密集的监测器,检测范围几乎覆盖了整个岛面。不过,因地形限制,那片野猪巢穴的海蚀崖连带着下面林立的礁石群成为了监控的盲区。他不动声色,单从监控上来看并不会发现他已经和外界有了接触并且在打什么主意。他每天只在海蚀崖上同猪崽见面,喂它吃东西,再同六道骸聊两句。

  不过六道骸每次附身的时间越来越少,有时除了报时就不再说话。白兰耐心地等待着,他给自己制定了一些日程规划,强健体魄,熟悉地形,观察洋流与天气。

 

  六道骸此时正过着离群索居的生活,一心扑在找出那个岛屿的位置的工作上,他觉得自己又成为“鼹鼠”了。好在他本就行踪不定,倒也没有引起其他人注意。根据记录,补给船曾在朗伊尔城靠岸,那之后又向东南方向行驶了很长的距离,最后登了岛。

  巴伦支海。

  在得到这个结论之后,六道骸进入了监控系统,他锁定了目标海域,然而他始终只能得到精度极低的卫星图像。他几乎要质疑起自己的能力来,结果而后的发现令他哑然失笑,因为他发现这低精度的图像监控都是最近增设的。他只得通过大量的图像数据比对做出判断,分析洋流、日照、航行路线,然后一次次模拟——

  “我知道你的位置了。”

  六道骸冷不丁附在了猪崽的身上开口说道。白兰正在做体能恢复训练,他暂停了动作。

  “巴伦支海西南部,离你最近的城市是挪威芬马克郡的瓦德瑟。”

  白兰点点头:“北大西洋暖流,难怪这里一年四季海水都不结冰。”

  “监控的范围集中在以这座岛为中心的五海里之内,”六道骸翻着记录,“这范围以内的海域属于他们的管辖区,一切想要靠近这里的船只都必须提前备案同时会有特派人员随行。”

  “船只,”白兰重复道,“水下监听系统呢?”

  “截至目前我没有发现他们有相关的设备运作。还有,我不得不说他们的监控视频质量实在是太过于低劣,我几乎是在一堆马赛克里面找线索。”

  “可能是这里实在太荒僻难寻,那种级别的装置就足够起到监视作用了;谁能料到会有你这样的家伙出现呢?而且在这座岛上的还是我。百公里视角高度的马赛克?”白兰笑出来,“GPS、北斗、格洛纳斯、伽利略,它们的眼睛能把我现在不堪的模样看得清楚得多。”

  “你这是在强人所难。”六道骸忍住笑意,“你看上去相当有自信,让我听听你的计划。”

  白兰几乎是立即说道:“比利时米德尔克尔克。”

  “你说什么?”

  “一艘潜艇,我想是时候动用它了。那是我还在杰索时期设计制造的,实际上还没有进行过远洋航行。密鲁菲奥雷的工业体系已经不在我的控制之中了,不过还好我还有些遗物可以利用。”

  “告诉我具体位置,我马上出发去比利时。”六道骸毫不犹豫回应道,“我有私人潜艇的驾驶经验,我能够到这座岛上来。”

  “不,你不要来。”白兰驳回了六道骸的想法,“你不是只确定了一块经纬度的范围,而没有完全定点吗?这是一个极其冒险的行为,我认为其危险性近似于波利尼西亚人驾驶独木舟飘荡在太平洋上面——可能没有那么糟,不过至少也相当于恩里克王子打算跨越传说中海水沸腾、烈日如火的‘黑暗的绿海’。潜艇上有自动驾驶装置,你只用输入目标地点——我会把远程控制程序交付给你操作。”

  “现在不是十五世纪,这里也不是博哈多尔角*。”

  “你这样做很愚蠢!”白兰拔高了声音,“你不知道在海底将会发生什么,这一航行又会耗费多久。如果你久久不出现而我这里又出现了什么变故,那么你会陷入被动的境地,在那边你受到的不信任只会加深,而你要同时面对险恶自然条件与社会关系的双重困境。”他平静下来,一字一顿,声音轻柔:“你为我做的已经太多了,我不希望你冒险。”

  白兰被野猪咬穿的手臂还在渗着血,六道骸透过猪崽的眼睛注视着白兰,百感交集,他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他走上前,在白兰身上蹭了蹭,白兰把猪崽抱在了怀里。这个触感他很熟悉,他感受到白兰原本训练有素的肌肉现在变得消瘦,一股难以言喻的情绪涌现上来。白兰摩挲着猪崽的背,低下头凑在它的耳边:

  “是不是觉得我瘦了不少?不要担心,等我吃完你妈妈,我就会吃你,你是我的储备粮,你要健康强壮。”

  六道骸立马抽了白兰一蹄子,从他身上跳下来。

  “说回正事。”六道骸清清嗓子,“我会去检查潜艇的状态确保它能够实现远距离航行。你准备在哪里上陆?”

  “你刚才说到挪威芬马克郡,”白兰闭着眼睛想象了一下地图,“没有记错的话,密鲁菲奥雷曾经在那里同他们的同盟交战过,”他沉吟了一下,“去俄罗斯吧,到摩尔曼斯克去!那是北冰洋最大的港口——让我思考一下你该在潜艇里面准备一些什么东西。”

  “距离下一次的补给日还有不到十天,”六道骸提醒道,“我们还不知道潜艇计划将会耗费多少时间,在这之前你需要极其留心。”

  “我会的。——我们将在自由世界相见。”

  “我们将在自由世界相见。”

 

* “海水沸腾、烈日如火的‘黑暗的绿海’”“恩里克王子”“博哈多尔角”

非洲的博哈多尔角一度是航海家认为不可逾越的界限,直到十五世纪,在葡萄牙恩里克王子的号召带领下,航海家们才终于跨过了这个魔鬼之角。


评论(6)
热度(15)
© 即墨清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