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墨清潇

二战史/冷战史/非军宅非文青//陀思妥耶夫斯基/垮掉派/爱伦坡//椎名高志《绝对可怜小孩》//HTF / IZ / SJ! / GF

—— 白色之海06

*无差。

*请用评论轰炸我。


  【背景事件简介】

  本章标题来源于的冷战时期著名的“巴伦支海上空手术刀事件”。

  “……1987年9月13日,巴伦支海上空,挪威空军第333飞行中队的扬·塞尔维森机组驾驶的P-3B型反潜巡逻机,正在苏联沿岸执行侦察任务。10时39分,该机与一架过去从未见过的苏联新式战机遭遇,10时56分,在距苏联海岸线48海里处,这架苏军战机第3次逼近P-3B,在稍加调整位置和方向后,猛然加力,从P-3B的右翼下方高速掠过,用垂直尾翼在P-3B的右外侧发动机上划开了一个大口子,P-3B的飞行高度在一分钟内掉了3000多米,在坠海前的最后一刻才侥幸改平,而苏联战机因为垂尾损坏很快返航。这就是冷战时期著名的“巴伦支海上空手术刀”事件,那架神秘的苏联战机,就是日后大名鼎鼎的苏-27,而这次冲突,被作为最著名的苏军空中撞击战例载入史册。……”(摘自百度百科)

  挪威支部的小分队队长“塞尔维森”就是借用的手术刀事件中挪威方面333联队的扬·塞尔维森中尉的名字。

  而“瓦西里・辛巴尔上尉”则是苏联方面的神秘战机驾驶员,此人以作风强悍、技术精湛而著称。

 

白色之海

 

  六、巴伦支海陆海手术刀事件

 

  塞尔维森是一位睿智且富于经验的战士,他是执行本次登岛任务的挪威支部队长。他原本的人生规划里并没有“加入黑手党”这样的选择,凭他的本事,他本该去北约谋一个职务,成为一名舰长。不过,因为一些世人所谓“人情道义”的东西,他到底还是加入了这个国际上享有盛名的黑手党组织成为了挪威支部的中流砥柱。不同于意大利本部或者日本支部那般兴盛,挪威支部人丁稀少,任务也不多。这一局面在白兰被捕之后得到了转变,挪威支部立马变成了监视这一旷世的战争狂魔的第一阵线。

  他是个地道的维京人,在航海方面有着天赋。在出发之前,他通过气象分析,忧虑于本次登岛任务可能会遇上海啸。但是任务终究是任务,军人一般的塞尔维森毫不质疑地服从命令。他组建了一支十人的小分队,准备好相关检测用的设备和通讯设施、应对突发状况的武器,从芬马克郡起航了。

  对于这次任务塞尔维森确实感到一丝恐惧。纵使被拔去羽翼囚禁在巴伦支海的荒岛上,“白兰·杰索”这一名字所带来的恐惧感依旧压迫着他的心脏。他是从冷战时代走过来的战士,他感到这一次任务仿佛是让他去直面红色恶魔——不,白兰应当叫做白色恶魔。他握紧船舷,在甲板上跺了跺脚,联想起那位与自己同名的“扬·塞尔维森中尉机长”,他向上帝祈祷,祈愿白兰不会是疯狂的“瓦西里・辛巴尔”。

  补给船按照预定时间抵达了白兰所在的荒岛,塞尔维森在下船之前再三告诫小队成员他们将要面对的是一位多么可怕的恶魔。船舱内的空气几乎是凝滞的,小队成员相对无言,只有靴子踏过甲板的声音。

  五个补给点的补给工作很快就完成了,本次的任务重点在于对白兰进行一次彻底的身体机能检测。小队人员两两一组,以网格状模式对岛屿展开了搜寻。无线电通讯正常,看来这座岛上并不存在什么电磁干扰,塞尔维森稍微放下一点心,让队员随时汇报情况。他计算了补给点的食物消耗情况,记录下白兰服用过的镇定剂剂量,以便为之后的身体检测提供数据。他经过双向节点基站,职业敏锐性告诉他这块伪装的岩石已经被动过了手脚,他蹲下来仔细检查,但他不能确认这一发现。秉持细节决定成败的精神,他立马向挪威支部发送了勘测速报:“白兰可能在秘密谋划着出逃。”紧接着他向队员下达指令,让他们提高警觉,注意自保。他站起身,赫然发现白兰出现在了他的视野里。

  他迅速做好了临战准备。

  “不必那么紧张,我的兄弟。”白兰举起双手向他走过来,“是又要对我进行身体检测了吗?”

  塞尔维森目光扫过白兰的脚踝,电子镣铐还在老位置,难道刚才是误判?他不敢掉以轻心,让小队集中过来,开始安装检查仪器。白兰在检查的过程中极其顺从,就连肛门指检的时候也一声不吭,随行的医生确认了没有摸到直肠息肉又或者是肛乳头瘤之类的病变。这让塞尔维森产生了一种错觉,难道白兰确实被漫长孤寂的囚禁磨平了桀骜的棱角?不……被拔去尖牙利爪的恶魔也依旧是恶魔,塞尔维森提醒自己,他收到了挪威支部的回信:“支援正在赶来。”

  “就为了我这么一个人,看上去挪威支部要倾巢出动了?”白兰系上皮带,瞟了一眼塞尔维森,继而同医生打趣道:“怎样?我可不会在直肠里面藏海洛因。”医生板着脸,他实在笑不出来。

  海上忽然出现了巨大的响声,所有人都警觉起来。塞尔维森看见浅海区的海面突然变成白色,在那前方出现了一道长长的明亮的水墙。预感没有错。

  “海啸果然要来了。”白兰说道,“你明白的。”

  这种好整以暇的态度同神经紧绷的小队成员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海潮越来越靠近海岸,他们之间形成了某种凝固的对峙,塞尔维森死死盯着白兰,“你这是在等死吗?”白兰挑了挑眉毛,“我只是出于好心给你们建议,这里的地势太低了,我们应当向高处躲避。你们有枪,有指环,装备完善,我还能做出怎样的反抗呢?快走吧,到高处去!在密鲁菲奥雷可没有这样的企业文化,我可是十分珍视每一个雇员的身家性命的。”

  白兰说的没有错,塞尔维森当机立断,下令向高处撤离。他押解着白兰,以免他趁乱逃走占领补给船逃离这里。巨浪越来越逼近,海水一时退去,裸露的岩石上生长着一些贝类。海啸带来了大量的海沙,它们裹挟着礁石滩上巨兽的骨架残骸,那只公猪最后一点遗存的痕迹也被吞进了海水里。地震引起巨浪,淹没了曲折的海岸线,冲击着建立在近海的一处补给站,眼看着就要淹没到双向节点基站附近把刚才的医疗检测设备也吞噬个干净。塞尔维森已经没有空闲去关心那些设备,他大声喊着:“跟上!跟上!”一面抓稳了一个因为脚底打滑而摔倒在地的队员。队员看上去骨折了,动弹不得,白兰二话不说,一把抱起那个队员就走。塞尔维森惊愕地看着他,白兰看了他一眼:“在这种场合下为什么我们还要相互敌视呢?不要停止你的脚步,快往上去,直到坚实的高地。”

  他们气喘吁吁,筋疲力尽,终于是抵达了安全区。医生不住地颤抖,塞尔维森拿过医疗箱,代替医生进行了应急处理,临时固定住伤员的骨折部位,握住他的手安抚他。

  “先生,我想我必须对你表示十足的敬意。”白兰看了一眼被巨浪削平的海岸,对心有余悸的塞尔维森说道。“你是一个优秀的战士和领导者,嗅觉敏锐判断精准且具有强烈的责任心。我想你在挪威支部是极其受人爱戴的。你是为什么要一脚踏进不能回头的黑手党世界的呢?在我看来你本来可以参军成为一名优秀的舰长,说不定还能成为北约的英雄人物——”

  塞尔维森感到隐藏在自己内心深处的秘密被挖掘了出来,眼前这白色的恶魔正在他的耳边低语……“人情和道义,”他回答道,“你能够理解吗?”

  “谁知道呢?”白兰笑笑,“人和人之间要相互理解是十分困难的,我们清楚那可不是小孩子的过家家,要是‘相互理解’就能解决很多事情,我想,那么战争、资源的争夺、利益的博弈——一切都将不复存在。你真的相信有那种乌托邦吗?”

  一只猪崽浑身湿透,慢慢从另一条路走到了白兰的身边,还未等塞尔维森发问,小队成员突然齐刷刷地将枪口对准了他。

  “先生,”白兰开了口,“我该怎么称呼您?”

  “塞尔维森。”

  “塞尔维森?”白兰不由得笑出来,“那么很可惜,我只能这么遗憾地告诉你了,你面对的可不是那位‘瓦西里・辛巴尔’,我比他要疯狂得多。更何况,我还有强有力的盟友。”塞尔维森看见从队员护目镜下面浮现出的红色眼珠,上面写着“六”字。

  “六道骸……你们怎么会搞到一起去?!”他猛然间醒悟了什么,“上次的补给船在挪威支部停靠过,难道是那个时候——”

  “你说的不错。”白兰表示了赞赏,“顺便你刚才的判断也都是正确的。双向基站确实被我动过手脚,这个劳什子的电子脚镣早就是一块废铁了。我确实在谋划着从这里出去。你刚才收到挪威支部发来的支援信息了吧?不过那也是骸发给你的。你们的安保系统实在太过于薄弱,居然一直都没有发现骇客入侵吗?”他从猪崽身上挖出了那块三叉戟的碎片,“不要摆出这种表情,亲爱的塞尔维森先生,您已经做得足够好了。只不过你摊上的对手太过于强大,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谋略都是徒劳无用的。别担心,你很快就会忘记这一切。”

  三叉戟碎片刺进了塞尔维森的身体,现在,他同队员们以及猪崽一样了。

  白兰长长地吹了声口哨。

  他从塞尔维森身上掏出导航仪确认了精确的经纬度。六道骸修正好目的地坐标,“离你不很远,”他说道,“你快要自由了。”

  “在此之前我可得把这群支部队员给送回老家,希望那艘补给船还能够凑合着开。”他们从高地下去。塞尔维森将船停在了一个适当的位置,因此在经历了一场海啸之后补给船也没有什么大问题,“实在优秀的维京水手。”白兰不由得再次夸奖了一句,他注视着小分队驶回挪威,白浪击打船体。

  “你准备好了吗,骸?瞄准目标,发射吧!”他卡住猪崽的脖子。

  鱼雷从海底发射,在补给船的底部下方起爆,舰艇从中间往上冲起来,接着迅速萎缩向下弯折,补给船的结构完整性彻底完蛋了,它沉入了巴伦支海。

  “阿门!”白兰呼喊道,他将新鲜的猪头扔进了大海,这便是他留给塞尔维森的小分队最后的纪念。

  他分割好猪崽的肉块,黑鱼浮出水面,静静地等待着他。

  潜艇里的现代化设备使白兰安适,通信设备运作,他终于不用再通过被附身的猪崽同六道骸取得联系了。他听见六道骸的声音从喇叭里传来:

  “我已经到摩尔曼斯克了。”

  “我会尽快过来的。”白兰说道,“你果然永远让我惊喜,在那个队员摔倒之前我都不知道你居然已经把他们全部控制住了。我本来都准备好了同他们打斗一场,甚至还要准备好同挪威支部交战……不过这样更加省事,我讨厌麻烦。”他换上了关切的语调,“同时控制一个小分队,我担心你的身体遭受了过大的负荷。”

  “你以为我是谁?”六道骸轻蔑地驳斥道,“我的能力一直都在进步,这次附身不过是为你准备了一份小小的礼物。——你倒是真没有辱没你一贯秉持的火力覆盖行径,我就在想你怎么可能轻易放他们回去。”

  “那是自然,你都不知道我是怎么忍过一次次肛门指检的。”白兰忿忿地说道,“当然了,如果进行检查的医生是你的话又另当别论。那位塞尔维森先生倒是一位值得尊敬的对手,不过还是让他沉眠在这巴伦支海冰冷的海底吧!白色之海,倒真是维京水手极佳的归处。”他把目的地定位到了摩尔曼斯克,“挪威支部那边的后事就交给你处理了,骸。在海啸中什么都可能发生,不是吗?”

  “谁知道呢?”六道骸好心情地回答道,他头上的菠萝叶子一甩一甩。

评论(14)
热度(10)
返回顶部
©即墨清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