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效江水去不还

白色之海07/完结

*无差。

*《白色之海》终于完结了!但我的爱不会终结,我爱他们一辈子!

*给我评论吧让我知道你们这亲爱的老伙计们都在想些什么。


白色之海


  七、光裸大地之歌

 

  “我知道你在这里,你一定会来这里的。”白兰从潜艇里走出来,情绪高昂。这是一片光秃秃的海滩,这里什么都没有,从风的呼吸里却听见歌声回响。

  是谁在高唱呢?是这风,北方大地的风。这里是亚欧大陆的北端,他站在五千七百四十五万九千平方公里的陆地上,他来到了这里,他看见了这里,他征服了这里*。那些孤寂的日子过去了,灰色的监牢、白色的海、巨兽的骨架与漫长的白夜,这一切都被他甩在身后——且让那些曲指尽数的孤独之清晨化作猛烈的狂风罢!

  他确实毁灭过,不过他以一种接近于冥顽不化的韧性挺了过来,他又回到了这个世界。密鲁菲奥雷的高楼倾圮,然而在废墟上开出了短暂夏日里的花。

  潜艇返回米德尔克尔克的粉笔厂的水下基地去了,没人想在俄罗斯海军北方舰队的眼皮子底下携带着一堆导弹晃悠。刚刚获得自由,白兰可不想惹出麻烦。

  选择这片海滩登陆是六道骸的主意。他发来了坐标,可他现在并不等在岸边上,不见踪影,也不回应白兰的招呼。正当白兰疑惑不解之际,猛然间地面开裂、喷发出巨大的火柱,来自地狱的莲花紧紧缠住了他的身体。白兰无所适从了有那么一瞬间,旋即笑起来:

  “怎么,这就是你为我们重逢而准备的见面礼吗?”他站在火焰中,任由莲花缠紧他的身体而一动不动,“难不成你是想就这样把我给绑回去,好捞一个军功章挂着吗?快出现吧,我可不是布鲁诺或者是圣女贞德,你这么做有什么意义呢?”

  六道骸从火光里走了过去。

  “我亲爱的白兰先生,您知道您这一场惊世骇俗的越狱行动给我增添了多少额外的工作吗?”

  “那又如何?”白兰毫无歉意地说着,“反正也是你先来找我的,先动手的人最沉不住气哦。”他话音还未落,一把格洛克便抵在了他的额头上。“我现在就想给你来个痛快,”六道骸说道,语调冰冷而缺乏感情,就在他弯曲食指扣动扳机的那一瞬,白兰有力地抓住了他的手腕迅速向反方向弯折,把格洛克抢到了手里。他挣脱了那些莲花和火焰,后退一步,举起枪瞄准六道骸。

  “这一招是美军的把式,你从哪里学来的?”

  “我说是在YouTube跟着视频学的你相信吗?”白兰的眼睛里泛着冷酷的寒光,“在选择战役的时候我就告诉过你了,幻术说到底不过是唯心主义的把戏,是不能奈何我的。来自地狱的火焰和莲花?呵,比起你的‘三叉戟幻术’我倒更乐意你用‘三叉戟导弹*’天降正义到我头上来!”

  “好吧,您这高贵的唯物主义无神论者,”六道骸举起双手,“你现在是想开枪呢,还是想如同选择战役那时一样破开我的胸腔索性把我的心脏也给挖出来?”

  “不,我都不想。”开裂的地面不见了,莲花和火柱回到了地狱里去,白兰把那把格洛克里的子弹卸了个干净,别在腰上。“我现在只想好好拥抱你。”他大步向前迈去,环臂紧紧抱住六道骸,脸深埋在他的肩颈处,“我们终于又见面了。”

  “我们终于又见面了。”六道骸放下双手回抱住白兰,低头贴上他的面颊,“自由世界的风,它美妙吗?”

  “美妙……它当然美妙,它在高歌,就像盛放的花儿一样……”白兰的声音透过布料模糊地传出来,“我很想念你。”

  “我也是一样。”六道骸闭上眼睛,他可以闻见从白兰身上散发出的熟悉的味道,混合着肥皂香——白兰在潜艇里梳洗了干净,换上了挺括的衣服,他极为郑重地对待着这次重逢,他等待这一刻已经太久了。

  他们如青铜塑像一般站立拥抱在摩尔曼斯克的海岸边,凛冽的风能够吹起他们的衣角,但无法使他们分开,鲜红炙热的血液在体内沸腾——

  咚,咚,咚,

  咚。咚。咚。

  咚!咚!咚!

  两颗心脏正猛烈跳动!

  而后紧绷的神经终于舒缓,他们坐倒在地上。

  “我可以吻你一下吗?”白兰问道。

  “不,还不行。”

  “可是我不想再忍了。”

  六道骸竖起一根手指放到他的嘴唇上,从怀里掏出两张机票,“现在还不是时候,等我们到了纽约再吻也不迟。”

  仪式感。好吧,这该死的仪式感。白兰有些懊恼自己为什么要在小岛上一次次强调“时代广场的胜利之吻”了。摩尔曼斯克或者纽约,俄罗斯或者美国,北冰洋或者大西洋,又有什么区别呢?他悻悻地别过头去,“什么时候的飞机?我才回来,你连鱼子酱大餐都不请我吃一顿吗?”

  六道骸噗嗤一声笑出来,“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我们走吧,我早就为你备好了盛宴,怎么能不欢迎你的归来呢?不过先别着急,就算你讨厌幻术,在这个节骨眼上,也还是让我把你幻化成别的样子。”

  “那你把我变成好莱坞的大帅哥吧。”

  “不,那样太引人注目,你现在就是个随处可见的伊万·伊万诺夫。”六道骸揉揉他蓬乱的头发,“起来,我们到摩尔曼斯克城里去。”

 

  六道骸近乎慈爱地注视着白兰几乎扫空了那家被包下的餐厅。待白兰酒足饭饱,他掏出一本护照扔给白兰,“拿好,这是你的新身份。”

  白兰打开护照看了一眼,不满地发表意见:“我可比照片上的男人长得英俊多了……”

  “你也长得显眼多了。不要讲这些废话,否则我把你扭送到北方舰队说你刚才打算瞄准莫斯科发射洲际导弹。”

  “你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白兰撅起了嘴,“想当年我可是拳打内达华脚踢乌拉尔,什么怒海狂涛凛冬将至*都不叫个事!”他说完这句话自己都忍不住笑起来,“往事莫提,往事莫提,我们还是早些到纽约去吧,我快要等不及了。”

 

  拥挤、时尚、喧嚷、傲慢、挑战、征服,该用什么词去形容纽约呢?这座几乎站在全球顶点的大都会人满为患,混杂在各种肤色人种的人群里,这两个青年的意大利人并不如何地引人注目。行人来去匆匆,上班族、游客、计程车司机或者街边的艺术家,他们都进行着自己的生活。这里是世界的十字路口,第七大道与百老汇大道交汇在这里,曼哈顿的电子屏不分昼夜地变幻着彩色的面孔。白兰确实地感受到他又回到这个世界里来了,他逃出了那片荒凉孤寂的白色之海,回到了这个世界。他正在纽约,就像很多年前的大学时代一样,他翘课到这里来听加来道雄博士*关于平行宇宙理论的讲座……回忆如潮水般涌来,他放声大笑,倏而又很想流泪,他低下脑袋。六道骸递给他一包纸巾:“想哭就哭出来吧,”他说道,“想哭就哭出来,不必在我面前忍耐你的情感,你当然是非常激奋的。”

  “不,我为什么要哭呢?”白兰扬起头,“自由本就该是属于我的,我才不要为了这与生俱来的所有物而痛哭流涕。”

 

  夜幕降临,霓虹灯将黑夜照亮如白昼,而他们在时代广场亲吻。

  一个谋划多时、饱含深情、心神交融的吻。

 

*我来,我看,我征服:(拉丁语:VENI VIDI VICI)盖乌斯•尤利乌斯•凯撒在泽拉战役中打败本都国王法尔纳克二世之后写给罗马元老院的著名捷报。

*三叉戟导弹:服役中的美国三叉戟式潜射洲际导弹。

*怒海狂涛、凛冬将至、长城守望、雾都孤儿、铁塔尚在。

*加来道雄:科学畅销书作者,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物理学博士、纽约城市大学研究生中心的理论物理学教授,超弦理论的专家。其代表作有《平行宇宙》等。

评论(12)
热度(18)
© 即墨清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