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效江水去不还

【卡拉马佐夫兄弟】死猫

  没想到真的在LOFTER上找到了卡拉马佐夫兄弟的tag而且还有这么些美妙的同人作品!心情激动难以言表,献丑发一篇自己之前写的片段吧。没头没尾,还望诸君海涵。

  斯乜尔加科夫&伊万,并不一定是cp向。身为斯乜尔加科夫粉,我十分喜欢他和黑暗王子的各种灵魂碰撞。


死猫


  斯乜尔加科夫从树林里走出来。他看上去神采奕奕,穿着挺括的、新买的白衬衫,正在往自己身上喷一些香水。他没有打算直接回厨房,就到了亭子那一块儿去。伊万站在墙边,手里握着一块石头,脚下传来令人作呕的腐臭味道,是两只死掉的猫,肠子从肚皮里流出来,吸引了嗡嗡叫的苍蝇。

  “喔唷!”斯乜尔加科夫忍不住叫出来。

  “你来这里做什么?”伊万回过头质问他。

  “您这是终于动手了!我可是衷心地为您感到高兴!”斯乜尔加科夫本来是高兴地说着,但他立即又显出消沉的神色:“哦,不对,您站在这里,手里拿着石头,可是上面没有血,就连鞋子也是干干净净的!看来我会错意了。”

  “我在问你为什么到这里来,你这羊癫疯的白痴!”伊万目光凶恶,就好像随时会把手中的石头向斯乜尔加科夫投掷出去,“你又是算好了时间,成心来看我的笑话作弄我不成么!”

  斯乜尔加科夫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您这是在说什么话?我向来是无比尊敬您的!我本来是该回厨房去的,可不知为什么,我就偏偏绕了远路,到亭子这里来——”他愉快地笑起来,“您是在害怕我向别人讲起来,说什么卡拉马佐夫家的二儿子本性残虐,非得没事杀猫泄恨么!”

  “你断然是不敢的!”伊万几乎是扯着嗓子喊叫起来,“你这头驴子,你还想干什么,威胁起我来了吗?杀猫……猫,呵,这可是你从小使惯了的把戏!”

  “没有错,我是很习惯了。”斯乜尔加科夫走上前,在猫的尸体旁边蹲下,从濡湿的软土上开始挖起坑来,“我当然也没有愚蠢到指望您怕得煞白了脸,哆哆嗦嗦地从怀里掏出一沓崭新的钞票给我叫我闭嘴——五百卢布吧,我想。对您来说并不多。”他挖好了坑,站起来,一脚把死猫给踹了进去,“我自然不会去告发您,谁叫您本来就什么都没有做呢?”

  “你身上是什么味道?”

  斯乜尔加科夫得意地转过身:“新买的香水。”

  “质量十分恶劣。”

  “这用不着您特意说出来,我还能不清楚我买的是什么东西吗?”他又折了两根树枝下来捆扎十字架了,他小时候总是把猫无缘无故杀死然后为它们建一座坟墓,这一套流程他熟悉极了,“您最好还是给这两只猫念一段悼词,我可不保证会不会有作祟的鬼魂缠上您呢!”

  “猫又不是我杀死的,为什么我要去向它们赎罪?更何况我本身就是清白……”伊万的声音忽然不可闻了,他掐断了自己刚才的话,“我为什么要怕?”

  斯乜尔加科夫咧开嘴冷笑起来。

  “伊万·费尧多罗维奇·卡拉马佐夫!”他突然用疯狂的目光盯着伊万,带着一丝仇恨,“您总是这样的好运气,您想要杀的,总会在您犹疑不决的时候没了生命。您说您自己清白无罪,可您才是那个魔鬼!”

  “不要胡说八道!”伊万把石头砸到地上,愤怒地掐住斯乜尔加科夫的肩膀,几乎要把他提起来:“疯子,你是个疯子,我耗费时间和你这样的人讲话本身就是一种错误——”

  斯乜尔加科夫冷哼一声,把伊万的手从肩上扯下来,“这可是我新买的而且熨好的衬衫,”他把十字架插进土包里,眼睛里流出泪水,“这实在太可耻了,您总是在这样欺凌软弱的人……”他到底是舍不得用衬衫的袖子去擦眼泪,“您就不能意识到吗?”

评论(8)
热度(14)
© 即墨清潇 | Powered by LOFTER